\(//∇//)\

啥tag都不好意思打

读书读书qwq写作业写作业qwq有空就摸鱼,爱你们,爱保洁圈,我觉得暑假我就可以高产了(短小精悍)(写得很烂)(悄咪咪地和你们讲我有一颗飙车的心)
活着真好,爱亚梅爱科布ヽ(○´∀)乂(*´∀`*)

明明是个短篇而我依旧写不完系列qwq

   qwq作业太多了,我已经很努力了,给你们看我的小心心

鲜红的花瓣落在手心,压抑了许久的咳嗽声一下子爆发开来,不仅仅是肺,梅林觉得自己的胃也在抽搐。他微笑着接过医师手上的药剂,一饮而尽,“希望这瓶没有那么难喝。”然后下一秒,刚喝下去的药水就被蜂拥而出的花瓣带出喉管,梅林捂着肺,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,鲜血从梅林的嘴角溢出。盖乌斯脸上是不可置信的悲痛之色,“这不可能,明明至少两周后才会这么严重。”

梅林抹去嘴角的血,“嘿别灰心,我们总能找到办法的盖乌斯,我相信你。”他希望自己轻快的语气能让盖乌斯振作起来。“如果我不能呢?梅林,难道你要让我眼睁睁看着你死去?该死的为什么你连一个喜欢的人都没有?”盖乌斯崩溃地低吼,他看着他的养子苍白消瘦却依旧俊郎的脸庞,“我很抱歉,梅林,这不是你的错,是我,要不是我占据了你结束王子仆人后的时间……”梅林想说些什么来安慰他的养父,却被喉咙里难以抑制的咳嗽的欲望阻拦,他只能拥抱他的养父,用不住地摇头来表示他不需要自责。

喜欢的人吗?梅林的眼前浮现出一个轮廓,太阳一般明亮的金色和天空一样澄澈纯净的蓝眸以及,那个人张扬的笑容。梅林甩了甩头,试图把那个人的身影从自己的脑海中摘除,有又有什么用呢,他是你的命运,你的王子,但他都不知道。你们或许是朋友,但也仅仅只能是朋友,他喜欢格温,所以不要再痴心妄想了梅林,你就只能在这间昏暗杂乱的小房间里清醒地迎接死亡的到来,和那些该死的花瓣一起。突如其来的绝望像潮水一般讲他淹没,梅林开始无声地微笑,接着是疯狂地咳嗽,他捂着自己抽痛的胃,看着沉默地看着自己咳出的花瓣,以及越来越多的血,然后他想,恐怕我不能再替你打磨盔甲了,菜头。

明天!我一定写完!不写完我誓不为人qwq

我我我……标签贴错的qwq
看起来没毛病,实际上qwq你们是亚梅一个标签,AM再一个qwq而我,是亚梅 AM连起来是一个qwq蠢死算了

想写花吐症所以就……

即使我没有文笔也要写系列(:3_ヽ)_就当庆祝BC铜矿吧!应该很短,小天使从不写be(๑•́ ₃ •̀๑)

梅林病了。亚瑟已经一整天没看到梅林了,当他怒气冲冲地前去宫廷医师的房间找人时,宫廷医师紧缩的眉毛和低沉的语气让亚瑟的整颗心提了起来。

“他还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子不是吗?作为王子,我想我有必要去慰问一下他。”嘲讽的语气没有掩盖住亚瑟脸上的担忧。他大步超梅林的房间走去。

“殿下,非常抱歉,梅林的病是传染性的,您还是别进去了。我会照顾好他的,他很快就会好的”盖乌斯拦住了他。亚瑟迟疑地将手从门把上收回,皱眉,“替我转告他,病好了就立刻回来工作,我需要要他打扫我的马厩,打磨我的盔甲,刷洗我的鞋子。”盖乌斯向他鞠躬,“我会告诉他的,殿下不必担心,想必您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吧?”逐客的意思溢于言表。亚瑟注意到医师的手在身侧紧攥成拳,他没有再说些什么,转身离开医师的房间,神色阴郁。盖乌斯在瞒着他一些事,关于梅林的病。

宫廷医师在送走了王子之后,怔怔盯着他养子的房门,“神呐,他究竟做错了些什么,要遭受这种折磨。”语气里是浓浓的悲哀与绝望。



我累了……我困了……剩下的明天再写好了……它……好像没我想象的那么短qwq